• 1
  • 2
  • 3
当前位置:游戏基 >> 原创专栏

扎小人?上香?说一说《纸人》里你不知道的恐怖传统民俗

2019-5-17 13:23:18发表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秦淮

  一说到恐怖游戏,你会想起什么呢?恐怕八成的答案都逃不开丧尸怪兽克苏鲁,瘟疫变异精神病。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中式恐怖很少能位列其中。而目前正火的《纸人》以及某款不能提的恐怖游戏则让不少人发现,其实村落里破败的寺庙、雨夜里墓地传来的哀鸣、推开木门时的“嘎吱”声,以及爷爷奶奶口中那些神乎其神的灵异故事,给中国人带来的杀伤力并不比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更小,这些中式恐怖共同构成了一种只有中国人才能心领神会的刺激感。那么今天就来说说《纸人》里那些你不知道的恐怖传统民俗吧!

  【高亮:本文略微剧透!另外封建迷信不可取!!】

  ·扎小人/巫蛊娃娃/诅咒娃娃

  如果你玩过(或者云过)《纸人》的话,应该还记得游戏中有好多个身上扎着针的小人偶,这个人偶是门客柳先生所作,在游戏前期就能拿到,后来解谜人偶天平时也是用它做道具。这八个人偶大部分都双手合十,后脑勺上挂着红绳子。

  没错,这就是影视剧中常见的“扎小人”环节——想要妃嫔流产?扎小人!想让皇帝暴毙?扎小人!想陷害他人?那就在他家里埋个小人。古往今来,无论是位高权重的皇宫贵族,还是勾栏瓦肆的普罗大众,三教九流的人似乎都热爱(?)扎小人,而且对扎小人的力量深信不疑。不过,扎小人这个词汇听着很不专业,不如让我们换成专业点的叫法:厌(yā)胜之术。

  厌胜之术是一种十分传统的巫术,主要操作方法就是找一个人小人偶来代替被诅咒的人,写上他的生辰八字等信息,用针扎或者写上符咒。厌胜之术的原型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一开始做法的时候不需要木头人,只需要一张画像就好。据说周武王带兵讨伐殷商时,想搞死一个叫“丁侯”的人,于是姜太公就画了一张丁侯的画像,并且对着画像射了几箭,然后丁侯就莫名其妙病死了。

  当然,厌胜之术仅仅是一种迷信,就算丁侯真的死了那也只是巧合。不过历史上以扎小人为借口,引起的朝堂政变的事儿还真的不少,并非单纯是影视剧里的虚构。比如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巫蛊之乱”。

  巫蛊之乱发生在汉武帝晚年,有一群不喜欢太子的大臣决定搞事情。于是汉武帝“好巧不巧”的在太子的花园中挖到了一堆巫蛊娃娃。这一堆巫蛊娃娃引得朝堂大臣惊慌之下胡乱栽赃,再加上查案时一系列逼供操作导致太子心态崩了,于是长安军民血战,前后牵扯了四十多万人。无数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丢了脑袋,至今都有不少历史学家认为巫蛊之乱是西汉由盛转衰的关键。

  《纸人》中柳先生做的巫蛊娃娃是不是也像巫蛊之乱一样,对殷家产生了奇奇怪怪的影响呢?也许后面的剧情会交代吧。

 

  ·上香

  在邪门的殷府中,绝大多数玩家最喜欢的房间必然是挂着观世音菩萨像的那件。这个房间无论是勇哥还是丁香都无法靠近,还可以上香存档——其实上香这个事儿大有来头。你可能记得墙面上挂着的观音像,记得你握着的永远是“神三鬼四”里的第三柱香,但你还记得这柱香是什么颜色的吗?记得哪一柱香最短吗?记得你用哪只手上香的吗?

  别急,让我们一个一个来说。《纸人》里的香是金黄色,长这个样子:

  等等,这个怎么和我们在寺庙中见到的香似乎不太一样呢?寺庙中的香往往都是正红色:

  是的,《纸人》里的香和我们经常烧的香并不一样,这是因为在很多地方的观念里,香的颜色和人的地位以及所求之事有关。寺庙中上的香基本可以分为四种颜色:红色、紫红、金黄、以及没有经过任何染色的青绿色。

  香的颜色不同,适合的人也不同。比如青绿色的香没有染色,意味着追求平静安稳,与世无争;红色的香适合那些事业起步、或者在寻找出路的人;紫红色则寓意当前已经非常圆满,但仍渴望步步高升的人。而《纸人》中这种金黄色的香代表永恒的繁荣富贵和万世昌盛,像同为金黄色的龙涎香就经常被看做是皇家的象征。

  (↑龙涎香)

  《纸人》的故事我们也大概知道了,殷家老爷是晚清时期的朝堂重臣,他人眼中的殷家老爷必然已经是人中龙凤,上青绿色和红色的香都不太合适。从殷老爷辞官回家来看,象征步步高升的紫红色香也没什么必要烧了,唯一剩下的选择就是金黄色的香。大概在殷老爷的心里,希望通过远离朝堂纷争的方式使得家里能永葆富贵平安吧(这是什么惊天flag)。

  (↑“威扬六合”这个牌匾基本用在武将家里,殷老爷用着很合适)

  除了香的颜色之外,《纸人》中的上香顺序也蛮考究的,香炉中摆放了两炷香,你要上第三炷。这三炷香里最中间的那一炷最短,其次是右边那一炷,最后才是你上的左边。香的长度其实反映了上香的顺序,而且《纸人》里这个上香顺序才正确。佛门讲究“三皈依”,第一炷香在中间,象征皈依佛,第二炷香在右,象征皈依法,第三炷香在左,象征皈依僧。皈依的排序不能乱,上香顺序自然也不能。

  在很多地方(尤其是岭南)的民间习俗中,上香顺序正确能增加心愿实现的几率,而错误的顺序不仅不会感动神灵,反而会被视为准备不周,可能会招来鬼怪之类的灾祸,甚至有上香顺序错误,导致妖邪入侵家庭的民间传说(还有人将上错顺序等同于倒插香,更强调上错顺序引发的恶果)。所以作为一个讲究的文化人,下次你去上三炷香的时候一定要按“中间—右边—左边”的顺序来,这专业的架势可比那些拿着一把香直接往香炉里插的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此外,杨明远的上香动作也值得我们批判......哦不,学习一番。他是怎么做的?


  先用右手持香点燃,而后用左手上香。并不是因为第三柱香要上在左边才用左手,而是无论怎么上香都要用左手。因为佛家观念里左手是先天之手,从上天而来,代表着没有受到世间的污染,才配得上上香这个动作。也正因如此,信佛的人都将佛珠戴在左手上。俗话说“左手佛珠,右手屠刀”也是这个理儿。此外佛门还有一种说法叫“左进右出”,即左手吸收能量,右手释放能量,所以去重要场合或是希望达成心愿的地方时,建议用左手带佛珠吸纳好运;而去那些阴气森森的地方时则要换右手拿佛珠保护自己。

  当然如果你一身正气,浑身散发着妖邪免近的主角光环的话,那不讲究这个也可以的啦~

  ·金刚橛

  就是这个,游戏中拿来封印鬼怪的东西↓(题外话:这次封印终于不用贴鬼画符了!!!)

  金刚橛这个东西最开始的时候是古印度时的一种兵器,它有一头是非常锐利的四角(或三角)匕首,可以用来扎透敌人的铠甲,据说雅利安人就是靠着这个征服了印度北部。后来因为它贼好使,金刚橛慢慢被密宗佛教吸收,成了一种法器。藏传佛教受密宗佛教的影响比较大,所以金刚橛这一法器也被保留了下来。

  那么金刚橛能干嘛呢?自然是降妖镇魔用的,而且所向无敌,战斗力极强。密宗佛教(以及藏传佛教)的高僧在立法坛的时候,需要用金刚橛在法坛的四个角上敲一敲,或者干脆钉在法坛的四个角上,这样一来妖魔鬼怪就无法在法坛这里捣乱了,起到相当于结界的作用。在中亚很多地方至今还流行金刚橛崇拜。

  不过从印度到西藏,再到中原本土,金刚橛的用处变得有点平民化,从一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兵器变成了......镇宅的小匕首,在藏青川甘滇等等受到藏传佛教影响比较大的农村地区,家里供一个镇宅的金刚橛几乎成了标配。而金刚橛传入中原后还经历了一波复杂的理论演变,慢慢和中国本土的文化结合起来,相传属龙的人和属鸡的人天生容易犯煞犯冲,所以老一辈家中有这两个属相的,经常带着金刚橛来防身。具体有没有用咱不清楚咱也不敢问,但是过安检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被没收的金刚橛倒是真的。

  既然金刚橛战斗力这么强,那为什么杨明远拿着金刚橛还不能正面刚陈妈和勇哥呢......大概是因为他的用法有点点问题。前面说过佛门偏爱“先天之手”左手,金刚橛也要用左手来使,同时嘴里还要念一些咒语之类的秘术。像杨明远这种不信佛的人,估计发挥不出金刚橛真正的力量吧。

  当然,《纸人》中涉及到的恐怖传统民俗除了上面这些外还有很多很多,也许开放后面章节后会有更多的中式恐怖元素加入进来。其实,许多中式恐怖传统民俗并不都是迷信,而是古人对未知力量的敬畏之情延伸出来的约定俗成的行为,有不少都是根植在中华文化骨子里的东西。也希望中国的恐怖游戏制作人能够更加深入挖掘中式恐怖的要素,像《纸人》、《灵魂筹码》这样的游戏,无疑是越多越好。

 

【乐通lt118娱乐(flambons.com)责任编辑:秦淮】

 

 

相关推荐

关注游戏基

微信扫一扫